湖北30选5开奖直播
熱線電話:0876-215058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職場觀察

【文山人才網】所謂理所當然,可能只因為無知

來源:文山人才網 時間:2018-11-07 作者:文山人才網 瀏覽量:

我和許多朋友一樣,從小有一個認知——在太空中可以看到中國偉大的萬里長城。這個認知來源于小學語文課本中的一篇叫《長城磚》的文章,內容如下:

綿延萬里的古長城,作為軍事訪御工程,在武器高度發展的今天,已經失去它的作用。于是,長城磚覺得它們是世界上最低下、最無能、最可憐的磚了!它們十分羨慕那些蓋起了一幢幢高樓的紅磚,也羨慕那些筑成了一座座廠房的青磚,甚至對農民蓋圍墻用的那些碎磚,也有點羨慕呢!

這天,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有一塊普普通通的長城磚,忽然被人們掀下來,送上飛機,運到美國一座大誠市去展覽。這塊自漸形穢的磚,居然板送進一個墊著軟緞的玻璃匣里。凍列在展覽大斤的鍍全架上!

從美國各地趕來參觀的人,排成一條望不到頭的長龍,經過那個渡金架子,每人只允許停留7秒鐘,他急忙發表著各自的感想——

 “啊,我終于看到了偉大的長誠磚了!”一位大學教授激動地說,“它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比我們美國的歷史要長10倍呢!”

“確實了不起!”一位宇航員神采飛揚地說,“我在宇宙飛船上,從天外觀察我們的星球,用肉眼只能辨認出兩個工程:一個是荷蘭的圍海大堤,另一個就是中國的萬里長城!”

“但是,這兩者是不能相比的!”一位金發女郎接著宇骯員的話說,“萬里長城是2000多年以前的人類,用相當原始的工具建造起來的一一我不說中國人而說人類,因為這項偉大工程是全人類的驕傲!”

“是的,是的!”一位尖嗓子的男孩興奮地喊道,“我們的歷史老師也說過,萬里長城是人類智慧和創造力的里程碑!”

 “長城磚啊!我們看到了你,就仿佛看到了祖國!”一對華僑老夫妻互相攙扶著走過來,熱淚盈眶地說,“你堅強、剛毅、莊重,包藏著我們中些民族的偉大靈魂!你是世界上最寶貴的磚啊!”

……


那位說能在與宇宙飛船上看到長城的宇航員是誰?沒有人知道。到底從太空能不能看到長城呢?真正的答案是:看不到。

我國科學家通過理論分析、遙感實驗和實地驗證,得出結論:肉眼無法從太空看長城,但遙感衛星可以看到。有關這項研究成果的文章《從太空探測萬里長城》被發表在了中國物理學界的核心期刊《物理》上。

人眼的視覺其實是一個很復雜的物理、生理及心理過程。據測定,當一個物體進入眼瞳形成的張角正好是以其距離為半徑的圓周長度的三干六百分之一左右時,這個物體就表現為一個與背景有別的像點而被人眼看到。如果距離增大或物體縮小,一個物體的像點就會融入背景中而不能被眼睛識別。


有兩個前人的實驗結果:一個人站在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前,剛好能看到400米之外直徑為20厘米的旗桿頂,站得更遠些,旗桿頂就分辨不出了,因為桿頂的像點已經混在背景當中;據介紹,國外一位訓練有素的偵察員在良好的視通條件下可以識別出2公里之外的一輛坦克上大小約32厘米的炮塔和瞭望孔。

按照這兩個實驗結果,就可以換算出人眼的分辨率分別相當于圓周的兩千分之一和六千二百五十分之一,一個大于、一個小于生理光學專家測定的一般人眼視力數據。

根據人眼視覺原理和視覺分辨率,科學家認為,假設長城寬度達到10米,常人可識別長城的最遠距離約為20公里,視覺分辨率高的偵察員大概可遠在62.5公里處識別長城。但這些距離都遠遠低于一般公認的太空高度,何況長城寬度一般都小于5米。

據此,科學家們判定,即使宇航員的視力比偵察員高一倍,在太空僅用肉眼也不可能看到長城。宇骯員在升空或降落過程中距長城不遠的瞬間也許能看到長城。但這個瞬間太短暫,宇骯員也不能分心,不可能看清。


有人提出“黑夜看明燈”的不同意見,認為只要太陽光的照射角度合適,能大大提高長城亮度,就有可能超越人眼的視覺極限,并以黑夜可以看到超遠距離的明燈為例證。

科學家解釋,當一個物體極其明亮,且與背景反差極大時,有可能提高視細胞產生光覺、色覺和形覺的水平。但長城屬磚土結構,不是發光體,也不是強反射體。其隨地形起伏而伸展于山脊、山坡,與周圍背景的反差并不大,不管太陽照度發生多大變化,都不可能產生黑夜看明燈的那種效應。而且長城的寬度有限,高度也有限,不會產生太大的陰影與投影。

這個科學公案在經歷了三四十年的爭論后,終于有了結論。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們以往的許多認知逐漸被破壞。曾經,畢福劍還是央視非常優秀的主持人;曾經,柯震東還是臺灣的禁毒大使;曾經,長城還能被宇航員在太空看見。

年齡漸長、眼界漸廣、信息漸多,才發現,原來事情并不都是原來想的那樣。自己曾經的篤信和堅持,原來是可以改變的。原來一切我們認為的理所當然,都源于當初的一無所知。歷史可以是假的,新聞可以是假的,形象可以是假的,關系可以是假的,書本的知識也可以是假的。

一個人的認知構建了他所理解的世界,人通常不會主動去改變自己的認知。如果個人認知與他人認知或事實現象沒有產生任何沖突,那么,這個以個人認知為基礎所建構的世界就永遠不會被打破。


比如,某農民所認知的世界的一部分就是種田,收獲,賣錢,消費。這是他認知的農民應該生存的方式。忽然有一天他發現隔壁村的老王也是農民,但老王卻把自家田租出去,把租金拿去炒房,賺了比他多得多的錢,有比他更大的消費能力,活的還比他輕松。

這時候,老王就把他原本的認知給打破了。這時候,他才會去重新建構自己的認知。如果沒有隔壁村老王的出現,他依然會覺得農民就應該老老實實種田,不老實種田的都是投機倒把,應該抓起來槍斃。但是,老王的出現讓他不再這么認為了,甚至也想效仿老王。


人類,是一種能夠動腦卻不愿動腦的生物。在長期的進化過程當中,人類擁有了一顆占據自身體重2%,卻要消耗身體25%氧氣、20%能量的大腦。大腦,讓人類獲得高智商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能量消耗。

為了減少能量消耗,以盡可能的活下去,人類養成了對于和自己基本生存需要關系不大的事情,就不去過多思考、以節約能量的習慣。這種思考模式,出錯率小,能夠顯著提高生存概率。所以,人類都具有不愿意動腦的習慣。當然,在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石器時代,這是生存優勢。但在如今人類內部的競爭中,這顯然是劣勢。

分享到:
相關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微信公眾號
手機瀏覽

Copyright ? 2019 wsowrk.cn All Right Reserved 滇ICP備16009475號-1

地址:云南省文山市學府商業街6-121 EMAIL:[email protected]

用微信掃一掃

湖北30选5开奖直播